高考作文,高考语文作文,优秀作文大全,小学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!

2015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:赏之以文,考之以史作文_高中生作文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高一作文

  昔人云:“文如其人。”不错,阅读时总有此种体验:朗读唐诗宋词,体会到李白的狂放、杜甫的忧国忧民;品读近现代文学作品,似乎瞥见海子的不羁,林徽因的柔中带刚……文章与作者本人老是相似的,仿佛怙恃与孩子,血脉思维息息相通。

  但,总有破例。

  金人元好问就认为“文章宁复见为人”,作品有时甚至会背离人品,泛起出虚伪的作者,这又作何解呢?

  实际上,这两种理论并不抵牾。脾性确实影响文章,但影响的是“心文”。这种文章本就是作者抒发心田世界所作,字字皆关情。书写之时,作者力争将心田的所感所思用有限的文字积极揭示,恨不得泣血成句。如此写成的文章,经常带着某种汗青也抹不去的光耀。就仿佛《报任安书》,哪怕让一个早将司马迁的故事烂熟于心的人来阅读,心痛也是免不了的。

  与之相对的是“用文”。这种文章总有某种实际用途。高贵但贫困的作家大概写下流作品换稿费生活,小人则以修饰之文博取功名。这种文章,如何不背离作者人品?

  两种文章鱼龙稠浊,被蒙骗是免不了的,因此,我们才要赏之以文,考之以史。

  “赏”,文章是“赏”的。我们阅读,即是在浏览,浏览文辞佳句,并试图从字里行间拼凑出作者的形象。但这形象也只作浏览用,若拿来作严谨的阐述,未免过分轻率。在未分清心文与用文之前,这个形象只是我们的优美期望,并非作者自己。此时,考之以史就是须要的了。史料中记实的作者生平、他人评价是比文章更直接的存在。就像一句狩猎俗语所说:“熊大窝里奈何,才是奈何。”作者在糊口中奈何,人品才奈何。

  高贵的作者无论是在糊口中照旧心文中均是高贵的,此时考之以史能更深地分解他的精力内在,将他的文章与人品更细密地接洽在一起,这是有益无害的。而就算赶上用文,我们也能相识到其中缘由,作出客观的评价。伪造者在史料眼前是无处遁形的,蜜语甜言的功名,骗得了一世,骗不了百世。

  赏之以文,但文章并不是全部;考之以史,史文团结,作者的真实才清晰表现。以如此客观之立场品读古今作品,我们才气真正相识作者,得到逾越区区一纸文字的精力体验。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