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传奇故事 鸟王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一、林中奇遇

明洪武年间,张行远去合江县赴任,当众人行至合江县境时,就被路旁一桩怪事惊得目瞪口呆。

合江境内多林木,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两边,有数棵参天古树的枝权上,竟挂满了一串串的铜钱;更奇的是,有几棵树上居然还吊着一个个写有名字的小布袋。

张行远心生好奇,便命一随从爬到一棵树上,取下个小布袋来想看个究竟。打开小布袋,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一根金条。随从又接连打开数个小布袋,珍珠、玛瑙、玉石等奇珍异宝都呈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就在随从被众宝物射出的光芒炫得几乎睁不开眼时,有几个乡民跑过来,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求他们赶快让宝物归位。张行远怕犯了当地的忌讳惹怒乡民,忙命随从依乡民们的话而行。当他向乡民们询问树上为何要挂钱时,乡民们竟你看看我、我瞅瞅你,谁也不肯回答,然后又都神色慌张地逃散了。

带着满腹的疑问,张行远走进了合江县衙。一位接待他的官员说:合江境内有一大片人迹罕至的林子,许多年前还常有猎人到林中打猎,谁知最近几年连续出了多起猎人失踪事件,就再也没人敢到林中去打猎了。官府也曾多次派捕快们入林寻找失踪猎人的下落,但捕快们入林转了几次都是一无所获,最后此事只能不了了之。

就在最近一两年,合江境内的多家富户都收到过勒索信,让他们将钱挂到指定的路旁树上。起先有几家不肯依信而行,谁知没过几天,就有人发现他们的尸体被挂在了路旁树上。而那些将钱挂在树上的人家,都个个平安,人人无恙。

官府接到死者家属的报案后,便秘密安排了数名捕快提前埋伏在树旁的隐蔽处,准备等贼人一出现就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
这天夜里,贼人们总算露面了,但让捕快们诧异的是,来的不是人而是一大群猴子。没等捕快们反应过来,猴子们就身手敏捷地将钱全部取走了。当时的捕头暗想,密林之中必定藏着驯猴人,于是便命捕快们尾随猴群,想顺藤摸瓜找到驯猴人的隐藏处。但那些猴子个个行动神速,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后来,捕头本想等猴子们再来取钱时杀几只猴子把驯猴人激出来,却没想到那些猴子个个凶悍异常,有个捕快刚放出一支冷箭射中一只猴子,猴群就群起而攻之,瞬间把他撕成碎片。其他捕快见状,哪还敢恋战,一阵风似的全都逃了回来。

第二天早上,有人看到在一棵树上挂着一具尸体,尸体的头颅倒还完好无损,只是他的身体已变得干疮百孔,体无完肤了。就在那人被吓得心跳都快停止时,突然有只体形硕大的猴子一声怪叫从树上蹦下来窜入林中。那人清楚地看到,猴子边向林中跑,边将一颗血淋淋的人心不停地往嘴里塞。

接到报案,捕快们仗着人多势众来到树前一看,才发现死者正是他们的捕头。自那以后,再有人收到勒索信就只好无奈地将钱挂到树上,任由猴子取走。

听罢那官员的述说,张行远拍案而起:“我若不把这些胆大妄为的贼人绳之以法,誓不在合江为官。”

在张行远的安排下,衙役们在那些挂有金钱的树旁秘密布下了天罗地网,专等猴子到来。张行远暗想:驯猴人在猴群到来时,必会隐藏在猴群左右的某个秘密地点暗中指挥猴群。于是他就挑了几个功夫出众的衙役埋伏在林中,只要一发现驯猴人的踪迹,就马上把他捉住。

张行远原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,定能将驯猴人一举捉获,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,一连几天猴群也没出现。不仅这样,他唯一的儿子小龙在家中离奇失踪了。得知县太爷的儿子失踪了,衙役们马上动员全县的人都出动四处寻找。然而一连过了三天,小龙依旧是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。

到了第四天,有个衙役风风火火地闯进张行远的书房,将一封上面插有羽箭的信与一块玉佩递到了他手中。张行远接过玉佩一看,正是儿子身上佩戴的。他又急忙把信拆开,只见信上写道:“若要保住你儿子的小命,就别坏了大爷的好事”。这行小字的下面还画着一张画:一个面目清秀的孩子被几只猴子看管着。

看过此信,张行远叹了口气,看来自己猜得不错,小龙果然被驯猴人绑架了。

一、拜访奇人

接下来的半月里,张行远一筹莫展。这天上午,他正在书房中闷坐,门人来报,说他的好友朱可来拜访。朱可曾是他的同窗好友,多年前来到合江做生意。得知好友到来,张行远忙把他让进书房。两人寒暄几句,张行远就把最近发生的烦心事一股脑地说给了朱可听。

朱可说:“这些事我也有所耳闻,此次造访正是为了此事而来。我认识一位异人,说不定他能帮你找到贼人们的藏身所在,想办法救出贤侄。”

一听说世上还有这样的高人,张行远忙一揖到地,求朱可快带他去拜访那位异人。在朱可的引领下,张行远被带到了县郊外荒山深处的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。见到异人那一刻,张行远不禁对朱可所谓的异人大失所望——那不过是一个年近古稀、身材瘦小的老人。

看着张行远一脸质疑的表情,朱可忙向他介绍起了老人的本事。据他说,老人足不出户便可知道方圆几百里他想知道的任何事情:老人无须劳作,便会有人主动把钱送到他门上。最后朱可还告诉张行远说,恐怕在这合江境内,能够自由出入那片林子的人也只有面前这位老人了。

听了朱可的介绍,老人连连摆手,说他不过会驯几只鸟,懂得几句禽言兽语罢了。至于能知道方圆几百里的事情,是他利用养的那些鸟,把出去看到的情况说给他听;有人主动会把钱送到他手上,是他养的几头猛禽每日出去打猎,他再转手卖给上门收购的人。

说罢这些话,老人突然一拍脑门,笑呵呵地对张行远说:“贵客远来,旅途劳顿定是饿了,我这就出去为二位备些粗茶淡饭。”张行远确实腹中饥饿,看看天色将晚今夜难归,便与老人客气了几句后目送老人出了屋。

老人走后,才过了片刻工夫,张行远就见到数量众多的各种鸟,叼着水果相继飞进屋来。鸟儿们先将水果在一口大缸内洗净,然后才放入老人摆好的盘中。又过了一会儿,又有数十只各类鹰、雕、隼爪下捉着兔、鹿、鱼、蛇等不同动物飞入老人院内,紧随其后的还有数只鹤叼着枯木枝飞来。

老人手脚很利索地将猎物收拾妥当,便开始生火做饭,那几只鹤就轮流走到灶前扇动翅膀将火吹得更旺。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就端上来了。老人取来好酒邀二人入席后,突然对着屋外学了几声鸟叫,屋外居然响起鼓乐之声。数只八哥、鹩哥、鹦鹉飞入室内——原来悠扬的乐曲声竟是从它们口中发出。最让张行远称奇的是,有只八哥竟能时而男声,时而女声地把一首歌演唱得感人肺腑;听到乐曲声响起,那几只鹤也随着曲调舞了起来。

酒足饭饱,张行远毕恭毕敬地对老人深施一礼,求他想办法找到驯猴人的下落。老人叹了口气说:“大人手下奇人异士那么多,都奈何不了那些贼人,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况且,就算我能帮大人找到贼人们的藏身处,但令公子还在他们手上,大人拿他们也没办法呀!”

听了老人的话,张行远眉头紧皱,沉思半晌后回答:“此次入林,只要能找到贼人的下落将他们绳之以法,我意已足,至于小儿的生死安危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紧接着他就如数家珍一般,把这几年来在林中失踪的猎人,以及惨遭毒手被吊死在树上的人名全都说了出来,他越说越激动,最后竟带着哭腔喊道:“要是我不把这些恶魔绳之以法,哪还有脸当这合江县的父母官?”

听罢张行远的一番肺腑之言,老人被感动了。思考片刻后,他终于答应寻找驯猴人的下落,并设法救出小龙。为了不引起贼人的注意,老人取出四张熊皮让张行远过目,然后对他说:“大人,为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,入林的人数不能太多,你最好只带一神箭手与一善于攀爬者与你我一同入林,然后再多派些衙役提前在林外候命,准备随时入林救援。”

三、牛刀小试

几日后,老人带着张行远和两个武功高强的捕快,化装成熊的样子进入了林中。在他们头顶上空,时常能见到数目众多的各类鸟在他们头顶飞来飞去。四人每走一段路程,老人就会发出几声鸟鸣,飞在他头顶上空的鸟总会有一只俯冲下来回应几声。

在鸟儿们的指引下,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,他们终于来到了林中的一个地方。老人压低声音对其他三人说:“大家小心了,马上就要到达那几个贼人的老窝了。”

听了老人的话,三人都放眼望去,在他们四周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林木外,哪有人的影子?老人又带着他们向前走了一段路程,突然止住脚步,示意他们都隐藏在树丛里。几人忙蹲下身,屏住呼吸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一看,那是一棵千年枯树。

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,只见有人从树中钻了出来——枯树早已被贼人掏空,他们还在树的一侧开了一扇小门。那人刚鬼鬼祟祟地向前走了几步,两个身手敏捷的捕快便一下子扑过去将他按倒在地。那人刚想大喊几声,手疾眼快的老人突然脱下一只袜子抛向那人,一只鹤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,迅速飞过去顺势一推,就将袜子塞入了那人口中。

四人齐心合力,很快就把那人捆好,带到林中一处隐蔽的地方开始审问。据那人说,那棵千年古树的下面有一条地道通往一个山洞,山洞中不仅关着被他们捉来做奴隶的那些猎人,同时也关着新任知县的公子。那人还说,山洞中有多人把守,还有猴群供他们的大王随时调用,更为可怕的是,洞中密布着一触即发,可顷刻间置人于死地的机关。

听到这里,张行远及两名捕快不禁都有些泄气。老人却冷笑数声后,突然拔出把匕首指着那人说:“洞中情况我们已经知晓,留着这贼也无大用,不如一刀结果了他。”

此言一出,那人被吓坏了,带着哭腔说:“求爷爷们饶我一命,我倒有个办法能让你们顺利进洞把人救出来。”然后,那人就把他的办法说了出来。

听了那人的话,四人都作好准备静静地等着。月上中天的时候,一位年约四十岁的汉子,带着两个喽哕从树中闪了出来。被绑的那人低声对张行远说:“这就是我们大当家的,每天这个时间他都会到洞外透透气。”

听了那人的话,老人突然发出一声尖厉的鹰唳,两只雄鹰如离弦之箭般飞到那两个喽哕面前,钢爪一伸就弄断了他们的咽喉。与此同时,神箭手也弯弓搭箭,瞄准汉子的大腿射了一箭。箭虽射中了贼首,但让人奇怪的是,他却并未倒下。

原来,一向谨慎的贼首每次出洞,身上都会穿着厚厚的牛皮铠甲。见势不妙,贼首急忙转身向洞中逃去。眼看贼首就要逃回到洞中去了,老人忙冲着几只鹤打了声口哨。那几只鹤疾速地飞过去,将叼着的树枝恰到好处地抛到了贼首脚下。贼首一不小心被树枝绊倒在地,摔了个嘴啃泥。两名捕快忙冲上去,将贼首绑了起来。

见捉住了贼首,张行远便命令两名衙役用匕首抵着他的后背,逼着他带四人到洞中救人。进入地道后,张行远才知道山洞里的陈设有多奢华,说它是一座地下宫殿一点也不过分。在贼首的引领下,张行远终于远远地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被关在一个小小的牢笼里。

就在这时,贼首突然快速向前迈了一大步,转眼就消失了。

四、险象环生

四人还没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突然,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“隆隆”声。循着声音望去,有一巨大的铁球正顺着地道的斜坡疾速朝他们滚来。两个衙役手疾眼快,忙把张行远和老人拉到地道拐弯处的另一巷道中。

还没等几个人松一口气,巷道的两壁竟开始一点点地合拢。四人又是一阵没命似的快跑,才最终没被己变得越来越窄的两面石壁挤成“肉饼”。四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正准备坐在地上休息一下,地面突然开始下陷了,只一会儿工夫,他们就被困在了一个形似水桶的大坑里。不仅这样,四壁的数个暗孔开始向“桶”中注水。

好在四人水性都还不错,总算借着水的浮力逃出了“水桶”。四人刚刚在地道中站稳,洞中的灯火突然全灭了,但在身后不远处,有无数个闪着绿色荧光的东西,朝他们身边跳跃着奔来。老入大叫一声“断魂毒蛙”,就急急忙忙地摸黑向前逃去。其余三人虽不知道断魂毒蛙是什么东西,但从老人已经变了调的声音中听出了危险,紧随其后也向前逃去。

四人动作虽也不慢,但那些毒蛙离他们的距离却依1日越来越近,眼看那些毒蛙离他们仅是几步之隔时,一个大铁笼从天而降,将他们罩在了笼中。一声锣响过后,那些毒蛙就都神奇地向来的方向跳了回去。

看着几人被关进铁笼,贼首高举火把走到四人面前,说:“老子的机关还多着哩!什么火龙阵、烂泥坑、迷魂阵、万箭穿心墙等等,还没让你们见识呢。”说完,贼首又对身边的几个喽哕说:“明天,你们就进城一趟,给县衙送一封信,就说县太爷在我们手上,让他们准备好十万两银子挂在树上准备赎这狗官。”几个喽啰答应一声,便都兴高采烈地去准备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张行远听到了老人的鼾声,但他睡意全无,只剩下不住地唉声叹气。就在他心烦至极的时候,老人突然醒了过来,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边,悄悄对他说:“大人不必心急,我自有办法救出你们。”

面对张行远将信将疑的表情,老人在怀中摸出一只鸡蛋大小的小鸟,在鸟嘴上套上一个针管样的东西,又对着鸟叫了几声。小鸟好似听懂了他的话,点了点头就扇动翅膀飞走了。见鸟飞走,老人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交到张行远手中,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过了一会儿,山洞中突然变得异常喧闹起来,许多睡眼朦胧的喽哕纷纷被叫醒,说他们大王突发怪病腹痛难忍。张行远大笑着对一个喽哕说:“你家大王并非得病,而是中了我的独门毒药‘断魂散’,你速去禀报你们大王,让他快把我们放了,不然的话你们就准备给他收尸吧!”

过了一会儿,贼首在几个喽哕的搀扶下来到铁笼边,跪在地上求张行远快把解药给他。

张行远冷笑着告诉他,只有把洞中所有的人质,包括那些正在做奴隶的猎人们都安全地送出洞去,他才会交出解药。为求活命,贼首很快就照办了。

张行远也没食言,走出洞后就把一粒解药递到了贼首手中。

贼首服下解药后过了一会儿,肚子果然不疼了。但他出尔反尔,又准备对张行远等人用武。张行远说:“我这解药只能保住你一日性命,若想多活几日,就带着你的爪牙到县衙自首吧。”

看着贼首无可奈何的表情,张行远一挥手,带着众人大摇大摆地朝林外走去。他们刚走了没几步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——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贼人,突然手起刀落砍掉了贼首的头。

络腮胡用手抹了一下还在滴血的刀,对众贼人说:“弟兄们,大家都听我的,快把这些人都杀掉,然后我们进洞把钱分了各奔东西。”

有几个喽哕马上附和着络腮胡的话嚷道;“二当家说得对,就这么做!”

络腮胡几声怪笑后,嘴里突然发出了几声猴子的叫声,紧接着,一大群猴子从洞中窜了出来,朝着众人扑了过去。有几个走在后边的人猝不及防,被猴子抓咬得非死即伤。

五、神技缉凶

就在张行远被突然发生的变故惊得手足无措时,老人突然仰面朝天发出几声鸟叫,正在林中上空飞翔的各种鸟好似得到命令的士兵一般,全都俯冲下来向着猴群扑了过去。

让张行远称奇的是,林中突然响起了虎啸狮吼狼嚎等诸多野兽之声。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,原来这些声音都出自那些会模仿人说话的鸟儿们之口。猴群闻听天敌来了,立时大乱,不管络腮胡怎么叫喊,都只顾着各自逃命。

不过,有一只老猴子仿佛看出了门道,突然一声尖叫,猴群就又变得井然有序了。络腮胡看到猴群的表现后一阵窃喜,正准备指挥猴群继续对众人发起进攻,突然有几只鹰俯冲下来,钢爪屈伸就要了猴王的命。猴群失了首领,顷刻之间就又开始四处乱窜了。鹰隼们越发来了精神,没过多长时间就将猴群消灭过半。看到鹰隼们如此神勇,那些体形较小的燕雀也不甘落后,纷纷叼来小石子等物,朝着那些仓皇逃窜的猴子身上、头上砸去。

气急败坏的络腮胡想拔出箭来射鹰隼,一伸手才发现,箭袋之中已经空空如也——那些捡惯了树枝的鹤们,早就把他的箭当成树枝叼走了。

虽然没了猴群的帮助,贼人们却没因此而气馁,络腮胡拔出刀来砍死几只扑向他的鹰,一声大吼带着喽哕们向着众人杀了过去。

眼看贼人们越来越近,千钧一发之际,林中突然响起了阵阵脚步声,紧接着就有众多官兵来到了众人面前,并很快与贼人们战到了一起。

张行远知道,这一定是老人让鸟类及时搬来了援兵。果然,老人说:“大人,咱们刚一找到贼人的藏身处,我就放出一只藏于袖中的鹦鹉让它去通知援兵了,还好它学舌的本事不错。”

援兵到来,很快就把贼人们杀得大败。络腮胡看看大势已去,趁乱背上一只竹筐,举着个火把准备逃走。有几名衙役眼尖,很快就堵住了他的去路。络腮胡说:“老子这筐里装着的全是火药,要是惹怒了老子,我就点着火药把你们全烧死。”说着,他倒出些火药让众人看。

众人都怕他点着火药引起森林大火,只能无奈地放他走。他刚走没几步,老人突然又学起了鸟叫,随之,让众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。

只见天边飞来一大群鸟,朝着络腮胡的身上如下雨般洒下了一层鸟屎。有个捕快手疾眼快,跳过去要把络腮胡捉住。络腮胡忙将已快熄灭的火把扔到火药上,但那些火药已经被鸟屎浸湿,哪里还能引燃。

看到贼人们被一网打尽,张行远握住老人的手,一定要请他到县衙去领赏,老人却说什么也不肯去。

张行远无奈,只好毕恭毕敬地希望老人留下真实姓名,他要建个牌坊来让世人永远记住老人的功德。

老人听了他的话,又学了几声鸟叫后对他说:“请大人看看天空,我的名字就在那里。”

张行远抬起头一看,惊呆了,只见庞大的鸟群竟在空中神奇地组成了三个大字——要为民。

就在张行远驻足观望奇观时,老人已悄然离去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鬼谷神剑 下一篇:胜之不武